星际番薯

人类什么时候能进行光合作用?🌿

我的脑洞是天 表达欲和倾诉欲是嵌着的星 

考完试一定写文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立个flag 在飞机降落之前把星辰师生坑填了

新文难产惹 还是写无脑小甜饼吧5555555

【星辰Sungchen】如果朴星的身体会说话


今晚要早睡💫
来自西珍妮一周年直播

梗非原创!!


朴志晟咬着叉子,眼神不自觉地瞟向左边的柠檬黄小朋友。

朴星的眼睛:哦莫乐乐今天是世界第一小孩,真的好可爱,所以才做亲故啊。

朴星的手:拿个叉子消除一下偷看的紧张感。

朴星的舌头:叉子一点都不好吃。

朴星的耳朵:等等!你们有没有听到有谁在cue我们!

罗渽民看出了朴志晟在走神,抛给朴志晟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的问题:“志晟呀,今天是谁的生日啊?”


朴星的耳朵:快快!渽民哥在问我们今天是谁的生日!快回答啊!你们别看着乐乐发呆了!

朴星的大脑:生日?渽民哥在问生日!

朴星的眼睛:乐乐真的好可爱啊。

朴星的嘴:辰乐的生日呢是11月22日……

………………

朴星的耳朵:……

朴星的大脑:完了……

朴星的嘴:不是我!不关我的事!

朴星的眼睛:你们刚刚在说啥?为啥这几个哥哥都看着我笑了?



朴星的大脑:没救了。


【星辰Sungchen】《睡》


非常非常短 写完继续睡 狗命要紧
灵感就是刚刚发生的事情


“睡觉的姿势能体现出一个人的性格……”
前阵子沉迷写狗血小说的时候,朴志晟没少看这种标题党文章,当时觉得甚是有道理,还记在了小本本上,美其名曰取材,被钟辰乐知道后没少被嘲笑了一番,倒不是自己有多难堪,只是觉得自己有把柄落在了钟辰乐手里,以后想(在口头上)占钟辰乐便宜的风险又大了几分。

突如其来的撞击却把朴志晟从他缅怀着自己多愁善感的青春期中猛地拽了出来,朴志晟看了看身旁熟睡的人,从没觉得自己的脾气有这么好过。自从几分钟前钟辰乐把手拍在了朴志晟的胸前,这奶团子至少已经换了三四种睡姿了,朴志晟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在梦里和谁打架,可怜了被殃及的朴志晟每次快入睡了总能被惊醒。
钟辰乐又一个翻身,把一条腿搭在了朴志晟的肚子上,几乎是把朴志晟当成肉垫——这肉垫除了硬一点之外没别的缺点。

这下朴志晟一下子清醒了,无名火一下子窜上来,可是当他接着月光朦胧中看到钟辰乐带着餍足的笑的睡脸时,那股无名火也只能摇身一变成一种莫名的荒诞——朴志晟不可能对钟辰乐发火的。
哎,怎么办呢,只能忍着呗。
因为他是钟辰乐呀。

【星辰Sungchen】叫哥哥



深夜灵感,来自于三个梗。
纯属瞎写,文笔很差抱歉_(:3」∠)_


披着“JS25”的马甲,看着vlive中哥哥们在厨房里忙活,朴志晟的目光仿佛刻在了屏幕上穿着紫色和白色条纹衫的少年。
“你今天有点奇怪诶。”耳机里传出了属于少年的天使吻过般的声音。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自己今天奇怪在哪里,少年又说:“怪喜欢你的。”
朴志晟听不懂钟辰乐在说什么,却仍然能从钱锟略带羞涩的脸和炸开了锅的评论里体会到一丝不安。

乐乐在对锟哥说什么呢?你们笑得这么开心。

直播结束后朴志晟熟练地打开推特,首页关注的几个钟辰乐和JICHEN相关的博主都已经po出了刚才直播的片段和翻译。朴志晟找到了刚才对应的片段,看完了翻译,心里闷闷的。
作为全团忙内,17个人的弟弟,on top是理所当然的。朴志晟享受着哥哥们的关爱,却唯独对仅仅比自己大两个月的钟辰乐非常在意,在意他是不是也像其他哥哥一样,仅仅只是因为对弟弟的爱而喜欢自己,还是像朴志晟心里期待的那样,比哥哥对弟弟的关爱更多一点,更特别一点。
难道乐乐喜欢比自己大的?而且锟哥和乐乐都是中国人,也很宠乐乐,很照顾他……

朴志晟不敢再想下去。

朴志晟从未像这样迫切地想知道答案,在钟辰乐刚回到房间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一个翻身溜到了下铺。
钟辰乐不知道这位亲故今天怎么了,以为他只是跟往常一样赖在自己的下铺不肯走。顾着打游戏,钟辰乐也没来得及开口问,下一局就开始了。
直到朴志晟盯着钟辰乐打游戏的侧脸久到仿佛要盯出洞来,钟辰乐也终于意识到朴志晟灼热的目光,瞟了一眼身旁的人,淡淡地问道:“你今天怎么了?”
终于意识到自己在看他了,朴志晟一脸委屈地问:“你今天跟锟哥说了什么?关于很奇怪的那个。”尽管朴志晟知道自己很有可能会受到二次伤害,但是哪怕有一丁点的可能性,都希望从钟辰乐口中听到和推特上翻译不同的答案。
“啊……那个啊,就是……”钟辰乐的注意力终于从游戏中转移,脑袋里飞速地思考该如何用韩语表达“土味情话”。
可没等钟辰乐做完这道韩语翻译题,朴志晟抢先一步开口:“乐乐,你,是不是喜欢,比你大的哥哥?”

似乎有点等不及了。

饶是脑袋再灵光的钟辰乐这下也有些反应不过来,想要回过神来细细思考朴志晟这句话的含义,却再一次被总攻大人无情地打断。
“乐乐,叫我一声哥吧。好不好?”这样我也能被你喜欢了吧,哪怕只有一刻也好,就让我自欺欺人一下。
“啊?”钟辰乐的大脑这下子彻底宕机了。
“你不叫我的话,我就赖在这不走了,你也别想到上铺去。”朴志晟从没觉得自己这样强硬过,语气中带着点焦躁。他只想要答案,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已经无所谓了,他只想从钟辰乐嘴里听到答案。

沉默了良久,钟辰乐终于理清了这段无厘头的对话,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大概是被朴志晟的话可爱到了。虽然总想着快点长大,可是在钟辰乐眼中朴志晟永远带着那种介于少年不谙世事的可爱和青年帅气担当之间的矛盾,显得朴志晟这份感情尤为珍贵。

“内~志晟哥~”钟辰乐笑得没心没肺,露出了可爱的猫咪纹。“不过先说清楚,我只会对哥哥开'喜欢你'的玩笑,对弟弟说的都是真话哦。”

!!!!!!!

“对不起,辰乐哥!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吓的朴志晟飙出敬语。

什么嘛,钟辰乐。

朴志晟决定以后都不睡上铺了,单身狗才睡上铺。


你那巧克力味的占有欲 很甜